博客网 >

遥施摧击 泄露天机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足球       遥施摧击 泄露天机
 
      违法强窥,尤其是精神强侵,这是任何人也接受不了的。何况是积穷积弱的有的我 !
 
       从2003年四月底至六月底,已有两个月!我无法忍受下去,特别是心 理活动被窥监引发混乱后。难道好端端(至少是精神)一个人等着给人整疯?我强烈要求窥者停机!窥者不理会,竟然要我嚷什么,好好
 
       那天我打114台,找寻到了海南省国家安全厅的报警电话号。
    而此时,我手持此号码,心语道,你们应立即停机,否则就打电话报警。几米远处放置一兰色电话机。稍尔,我之右大脑一处突然犹如发炎触之样疼痛起来。持续十几秒后疼痛消失。过后几分钟,我走到电话机前拔打报警电话,还没拔通我即挂之。又稍尔,左大脑一处疼痛如前,此次听见家X叫骂,你报喏,报就死!闻之,我震惊。是他搞吗,怎么能?我一时即想到黎族的,难道.....那是二00三年六月底某日在吾大兄长家中。那一天,我类似试拔电话达八次,公安厅,安全厅。并且还拿视为奇货的呼机游行了公安局大院。
 
      次日上午,已回到加来。亦是在电话机旁,正无心思地看电视。闪着报告的念头,心喃,下决心报一次。家X犹如鬼上身呐,你敢!随后吾脑部一处阵痛,接着亦是大脑三个部位连连点痛。的确痛苦,连牙齿都发酸了!这是在三兄长家中。下午,气愤难耐的我驭车往加来公安派出所,路上得窥者言,在派出所讲这些东西,派出所的人笑死。拟声林先生快快打电话给不炎!拟声姓凌老人)等。我不理他们那一套,怒斥其侵权不罢,又来人身伤害。官司面上,不是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。我没有走进所里,只不过是虚晃一枪。返回家后,我心平静下来,然窥者似是恼怒,听其叫嚷咆哮声,音量很小。晚饭后,我坐在右屋的太师椅小憩,坐定约十分钟,胸部突地疼痛,即听见那个家X的恶声,你报喏,扒你死!左肺部一处先似蚂蚁在里头乱咬,连连剌痛,且不痒。接着亦在此范围犹如发炎阵痛起,随着就是我的咳嗽反应。不久,是右肺部一处似发炎阵痛。晚上,我之脑部又数次受遥感打击,痛苦不堪!窥者继续恶狠狠地恐吓。
 
    接下来的二十来天,窥者猛然摧击与凌辱谩骂威胁恐吓并举。我受到世人难以想象的摧残!体重掉了十来千克,精神出了问题!
 
    六月的最后一个晚上,心脏部顿时受到攻击,而白天其他处已饱受遥感。我听得窥者言,“‘他的心好死.....(外号家七,一个中老年人,此人以后是主角之一)钝击痛,点击痛,接着是心脏的振颤!我痛苦难受、恶心,不时地吐苦口水。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叩门!我痛斥窥者不得好死。午夜我醒来,发觉自己没死,却突地听到不P家方向不P、家X的咆哮,做这种事,剌你死!”“做这种事,剌你到死!之后,他俩好象在小声议论些什么。约过十分钟,他俩又咆哮,做这种事,剌你叫!”“做这种事,剌你败!改了两个字。
 
    七月一日,持续对我遥施摧击。竟听见不P其兄嫂之一的BL嫂说,“‘他的心脏到吐死就死!下午时,再惊见其摧击新花样,我后背一处,小腿一处,额头等部位,竟然连续发热,听得窥者言,烫你死!晚上十时左右,发觉,从吾腰部一处起,字延至背头,像点打火机火烫样移动。
 
    七月二日,窥者的摧击再升级。让你吃不下东西!家七我的咽喉突然间麻痹,尔后恶心,欲吐,大量的苦口水。我吃午饭时,窥者又来此毒招。饭菜根本食不下去,到咽喉处即自动吐出来!且食道难受至极。这天晚饭窥者只让我吃了半碗饭。晚十时,在加来桥,我让你叫!咽喉气管口部位,麻痹,又似火烫,不停地剧然咳嗽,不断吐苦水。
 
    七月三日,我身体有十多处部位受到遥感摧击,攻击语言如漫天飞雪。更甚这一天,健朗的我竟然只能食了半碗碗豆和一罐装健力宝!而且,是在晚九时左右,窥者(拟声林先生)如喂狗样喊,给你点东西吃!之后。这一天,叫痛不已,惊扰邻舍的我擦了足足整整两瓶正骨水。无知的父母以为我用药不当所致,并不听进我如此之悬的解释!
 
    七月六日,到东江后,我搜了腰,摸了口袋,不见呼机,怀疑丢在路上。这下麻烦大了!一个老音偷窥者叫。随即我大脑部多部位接连疼痛。疼得我只得躺着。我说那些在加来对我进行遥击,姐夫笑逐颜开。以为开玩笑吧。午饭始时,我欲与姐夫谈阻食和呼机之事,说了半句,那个呼机....气管像有什么剌激,以致大咳嗽起来,听得窥者嚎叫,只许跟你家人讲,不准跟外人(指姐夫)说!听得民术(拟声)说道,他拿那呼机去报你死!我张口吃进一口饭,还未咽下,咽喉处即麻痹,难受难耐,饭立即吐了出来。我叫你没饭吃!家七)无奈,看着丰盛的饭菜离席!躺着欲休息时,头部再受到猛然摧击,说出去,让你死!窥者家X咆。我一时昏天转地,迷糊过去。
       晚上,已在加来,我听见,众窥者在谈论如何杀害我的话。如报只狼杀他去!”“报派出所他癫了,杀掉他,做好事!”“报学法轮功,放火烧起烧掉他!”“打电话,就做他的手掉!”“做这种事,不见癫起,就得死!”“搞死不简单事,能够癫十足好!等等。
 
    约是在七月十五日,我艰难地驭车在贤郎路,心里在思索。大概是行此路,生其思吧。我想到了礼伦村的老二符天N。心语道,村里人说他三兄弟说胡乱话,难道......突地,头顶一点,如触电,电击流一针而下,穿过大脑,直至下巴出。我叫你家X呐。我受之冲击,几乎昏厥过去(忍行至四兄长处倒)。我不过是至此点思索,竟受如此打击!真的难道?
 
    被遥施摧击,来势汹汹。如此不见痕迹,我惊惶。的确,几乎所有人都不信遥感机的厉害。甚至认为没有这种东西。对平民百姓而言,这可是天机呀!
 
    七月下旬以后,我出现了一系列心理与人格的障碍,窥者对我的阻食遥感摧击趋缓。然一年多来,由于事局,歹徒发动了多轮类似的猛烈攻击!
<< 侦破的重大线索 / 侵害与误导病症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ephelp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